四川代放生,【四川卧云庵】云端圣景,峨眉银顶,悟道佳处

时间:2024-06-22 12:20       来源: 未知

一、武汉哪里可以放生虾呢

1、【四川卧云庵】云端圣景,峨眉银顶,悟道佳处

2、卧云庵,位于四川省峨眉山海拔三千零六十五米绝顶之处,因其位处摄身岩畔,白云上涌,寺如卧云,故得此名。卧云庵现为中国海拔最高的汉传佛教寺庙。

3、庵始建于唐代,诗人贾岛有《送卧云庵僧》一诗可证。诗中道:“下观白云时,山房盖树皮。垂枝松落子,侧顶鹤听棋。”写出了初期卧云庵以木皮为瓦的特色。宋代卧云庵依旧,有范成大“峰顶卧云庵”诗句为据。明嘉靖时性天和尚重建,因风高雪重,以锡瓦覆盖屋顶;又因其坐落在波涛云海的“银色世界”之上,故又称“银顶”,为金顶名胜之一。后被火焚毁。明代状元杨升庵对此情有独钟,特作诗道:“峰顶散朝阳,凭高眺渺茫。山岚银色界,宝气白毫光。”诗题便名《卧云庵》。明人舒其志《宿卧云庵》诗道:“岩下云飞岩上突宿,傍岩处处云相续。先生清梦不知疲,门外白云封板屋。”最是切景。当时庵内供奉文殊、普贤、观音像,尚保留古印度风格,或作“虬髯”,或“头陀而髯”。到明末,庵毁,像也不存。

4、清康熙初年,可闻和尚再建,其法嗣照圆和照玉、照端、照元“负石运米二十年”,方告成功。照圆四人也被称为“卧云四友”。庵建成后,康熙皇帝赐诗道∶“何处问津梁,行行到上方。天香飘广殿,山气宿空廊。”算是褒奖。后又遭两次火灾,清代重建则改为铁瓦作盖。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庵上所盖铁瓦全部被拆下运往重庆钢铁公司冶化。

5、现存卧云庵已是清末建筑,建筑占地面积达一千六百平方米,为全木结构重楼(正殿为三重楼)悬山顶四合院式寺庙建筑,由弥勒殿、观音殿、玉佛殿及厢房组成。庵内外匾联众多,其中“卧云庵”门匾和“地阔峨眉晚,山高岘首春。”门联是著名画家吴作人的墨宝。

6、庵旁为井络泉,从前泉水可供千人饮用,后干涸,据说僧人为之诵经后,泉水又流淌出来。清代有位德坚和尚曾写有《井络泉》一诗:

7、“蒙蒙雨润空山夕,浩浩泉声走白石。流向人间大有功,从教万物沾膏泽。”

8、进入山门,来到观音殿,虽然峨眉山并不是观音菩萨的道场,但在这最高的汉传佛教寺院,在云中的观音还是会给人一种神秘感。步过观音殿,就到了玉佛殿。殿内有玉佛一尊,高约2米,1989年7月缅甸佛教徒赠送。看着这尊玉佛,通体温润,顿时让人倍感亲切。

9、从殿里出来,到了著名的小睹光台,看着眼前的云海,简直是美不胜收。石壁下不断涌来白花花的云浪,它们前呼后拥,你追我赶,争先恐后,一浪高过一浪,一浪猛过一浪,既有水平方向的涡漩,也有垂直方向的翻腾,呈现出“乱石穿空,卷起千堆雪”之势。远处山峰犹如座座孤岛,只现出青葱的峰巅。不知是谁在吟诵着“峨眉高,高插天,百二十里烟云连”的诗句,突然就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等到清晨的时候,来到小睹光台观赏峨眉山的日出,清晨的薄雾总会涤荡了我们的心灵,使人心旷神怡。当红日从东方升起,把云海都染成金色,大自然的伟大都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10、一刹那间,有一种恍如隔世、置身画中的感觉,红尘中的所有喧嚣都成了很久以前的故事,生活中诸般困顿、不如意,也如这空濛的晓雾一般,轻轻地荡了开去。倚在栏上,整个人不由地痴了。

二、放生吉日查询2022

1、人在卧云庵,感受着云中漫步的滋味,再听着缈缈佛音,心中自然就会忘却所有的烦恼,心中被静谧、安详所充溢着,仿佛置身世外桃源。这样的寺庙建在这样的山中,比起一般城市里的寺院少了一分喧哗,多了一分宁静与安详。这就是卧云庵,身在云端,心向佛,志存高远,修行悟道之佳处。

2、真实说来,每个学佛人的真正行持都会给社会、家庭、及个人生活带来积极影响与正面价值。但可惜的是,社会生活中的大多数人却根本不懂得学佛及学佛者的价值所在,这种认识上的偏颇之处也许和我们所处的教育环境密切相关吧。而就我所了解到的一些佛法兴盛之地的佛教教育环境而言,大都非常重视佛法的普及、提高工作,因而有关佛法的讲演及学习讨论会也就举办得相当频繁。在这样的相对平和的学佛氛围中,许多普通民众久已蒙蔽的善根则很容易就得到催生并最终成熟。现在四川大学攻读宗教学博士学位的释满纪,就是在偶遇一次佛学讲演会时而顿萌菩提心志的。

3、满纪法师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她在台湾上大学期间便因听某位法师的佛法讲演而迈入佛门并至出家。她在与我交谈时说道:自己并不喜欢内地的北京、天津等大城市,却独独喜欢四川这个具有独特人文环境的地方,因这里可以有很多机缘认识汉、藏的一些高僧大德并继续深入研究佛学。我当然很赞赏并随喜她的选择,不过最引发我感慨的还是她的入佛因缘。我总在想,其实众生各个皆具菩提种子,但成熟与否还要依靠种种外缘,只有因缘聚合才能显发苗芽并茁壮成长。因而我多么希望,全社会都能为佛法这棵古老慧树的兴盛、壮大,共同培养一方肥沃的土壤!全社会都能为每颗求真、求善的心灵,给予些许关注的目光!

4、母亲离开我已经十年了。

5、我永远都坚信,她来这世上的短暂一遭,目的就是为了引领我学佛。因而不管今后的人生际遇会如何、我身会处在天涯的哪一角落,在每一天清晨与黄昏的太阳光线中,我的内心深处都会自然回荡起她在老家佛堂里,每当此时此刻,一定会跪在佛前,用一声声悲切而虔敬的音声诵出的弥陀圣号。记得那时,她会一直念到腿麻声哑方才止歇……

6、而当时的我正处在通过激烈竞争才考入著名大学的书生意气年代,整日以知识分子的身份傲然自居,想当然就将佛教视为如其它民间信仰一般落后、消极,并顺理成章将之贬在迷信之列。只是在大二放春假时,当一个大和尚来到我们那个纯朴小镇,并惹得整个街坊沸沸扬扬之时,为了与母亲做伴,我才跟着人流挤进了镇上的学校礼堂,生平第一回听闻了有关佛法的一场演讲。出乎意料的,那和尚的演讲竟让我无法自制地哭了起来,尽管我根本不懂那位法师到底说了些什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反正脸上的泪水就那么痛快而恣肆地流淌……

四川代放生,【四川卧云庵】云端圣景,峨眉银顶,悟道佳处

7、从那以后,“佛法僧”就刻在了我心深处,让我终日系念不已。

8、那年暑假,我便主动和母亲上了佛光山,参加了一个连续七天的“短期出家”修道会。在这样的一个旨在让凡夫俗子体会体会出家修道者生活甘苦的活动里,我仿佛遇见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出家人的那些生活作息、举止要求都仿若似曾相识。于是,在活动即将结束之时,我又一次泪水涟涟。在从小到大的幸福快乐与一帆风顺中,我从未想过在父母的温暖怀抱之外,会找到另外一个魂牵梦绕的“家”,而且这个“家”居然让自己有那么强烈的归宿感!在这之前,与离开这里之后,我忽然发现,我的心竟一直是在孤独地漂泊,并将长久地寂寞守候,守候一个最终的归宿……

9、又一个寒假来临时,我没有回东部老家,却直接上了佛光山。当跟着那儿的修道者一起搬柴运水、晨课暮诵时,我发觉自己的身心从未有过如此快活。而这等快活,竟是在粗茶淡饭里觅得,在返璞归真中拾获。为此,我整个身心都如痴如醉了,就好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在世间繁华阑珊处,我却发现了生命本然的质朴面目。

10、农历年之后,我终于决定出家了!


参考资料
焦点推荐